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盒时间

收藏涣散的记忆

 
 
 

日志

 
 

阿诗琳的呓语  

2012-03-02 21:58:12|  分类: 临音听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岸三月,拂面晓风渐渐散掉了冬季的凛冽,在萌出的温情里穿梭。
下了几近一月的雨,整个城市笼在水雾里,随手可以拧出一把湿气来。听《aisling Song》,有些恍惚。


稚气未脱的声线轻盈,如蜻蜓的尾翼点过水面,瞬间滑到对岸。
阿诗琳的呓语,选自《凯尔经的秘密》。为了帮小修士逃出禁锢塔,森林里的精灵念着咒语,把潘歌嘭变成一缕烟,悄悄窃走老修士的钥匙。潘歌嘭是只猫,有一点巫气。

You must go where I can not, 
Pangur Ban Pangur Ban, 
Nil sa saol seo ach ceo, 
Is ni bheimid beo, 
ach seal beag gearr. 
Pangur Ban Pangur Ban, 
Nil sa saol seo ach ceo, 
Is ni bheimid beo, 
ach seal beag gear

这段电影配乐是由Bruno Coulais(布鲁诺.库莱斯)写的。感觉他所有的音乐都跳脱于尘世之外,《喜马拉雅》里的karma,《鸟的迁徙》里的to be by your side,《放牛班的春天》里的荣耀之光, 皆是运用藏地,高地,盖尔语,法语等不同元素,表现的俱是空灵,纯净,不着尘埃。直见,一览无余,像太初时的真。这大概是他的一种避离方式。性近而谐,相较普赖斯勒之于基氏,卡兰德诺之于安氏,库莱斯更适合雅克.贝汉的画面吧。

 For tonight I will be by your side. But tomorrow I will fly...
现实太重了。我们有时需要躲到音乐里,做个梦也好。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